手机网站

|

孕产热线

400-870-9952

江阴红房子医院产科

守望生命的花开|记江阴红房子妇产医院助产师平丽娅

  半夜一个电话就把平丽娅从浅梦中惊醒,她接到电话就急匆匆赶来红房子,又一个产妇即将分娩,作为助产师她必须立刻赶到产妇身边。

  “大口吸气,憋气,下巴抵住胸口,往下用力。”“加油!加把劲!”“深呼吸,非常好,马上就要见到宝宝了。你是最棒的妈妈!”产房如战场,平丽娅时刻监测生命体征、宫缩、胎心及产程进展,一直鼓励产妇。一个顺产的产程大约7到8个小时,分娩结束时平丽娅绿色的手术服已经湿透了。
 

  从产房到病房,我走了18年

  这样的生活状态已经持续了18年,平丽娅说当年上学的时候就决定要当助产师,她说我特别喜欢小孩子,每次看到他们平安出生我心里就很开心。毕业后,平丽娅就一直在连云港工作,直到今年年初才到江阴红房子妇产医院。虽然来的时间不长,但她一来就迅速适应了这里的工作,18年的助产之路一步一个脚印从未中断过。

 


 

  平丽娅不高,面容秀气又和善,但多年的助产工作使得她十分结实、胳膊有力,苗条的身材受不住这么大的工作量。因为劳动强度大、姿势单调、长期超负荷工作,平丽娅三十多岁就患肩周炎和颈椎病,她时常感到腰酸背痛。
 

  从工蚁到将军,我从不敢懈怠

  “对于助产师这个职业,很多人都不知道,只有生过孩子才会清楚。”平丽娅对于孕妇家属时常把她叫做医生或者护士感到苦恼。

  其实助产师是介于产科医生和护士之间的职业,不仅要有护士的观察力和执行力,更兼有医生的综合处置能力和紧急处理能力。

  台下需要接小便,台上需要负责接生。台下要像最勤恳的工蚁,台上要像身经百战的将军。“血、胎粪、羊水,经常糊得满身都是。每个助产师都尝过羊水的味道,咸咸的。”平丽娅说道。

  2018年6月10日凌晨两点,在江阴红房子妇产医院待产的范女士开始持续宫缩,八点进入分娩室。平丽娅与助产长一直陪在她身边,非药物镇痛法对范女士来说成效甚微,待产中还将平丽娅抓伤了。到中午11:30范女士才成功诞下一名男婴,但是助产师的工作还没结束。新生儿护理、分娩后产妇情况监测,平丽娅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吃上饭。出院之际,范女士的爱人特地送来鲜花表示感谢。平丽娅说:“被产妇抓伤是常有的,我们不会去想计较这些事,一切都要以产妇和孩子为主。”

 

▲范女士送来鲜花
 

  一个进来,两个出去——守望生命的花开

  “也许在很多人眼里,觉得助产师看了太多孩子出生,对产妇分娩早已没什么感觉了。但在我心里,时刻与面前的两个生命紧紧相连。所以每一次接生,就像自己生了孩子一样幸福快乐。特别是碰到产程艰难的,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努力,母子平安我就特别开心。
 






 

  每个新生命都在助产师手中绽放,她们是新生命的守护者,是迎接生命降临的天使。


 

上一篇:服务满意年|人性化服务,诠释新型医患关系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服务特色Seervice features

+更多

苏公网安备 32028102000201号